唐朝在安史之乱和安史之乱后也有国都六陷,天子九迁这样的屈辱,这和晚清时期的屈辱有什么不同?

安史之乱后,曾经辉煌一时的大唐盛世开始暗淡无色了,朝廷的威严自此不在,藩镇割据,桀骜不驯的各地节度使屡次挑战皇权的威严;加之黄巢等席卷南北,将皇室逐出长安,真是“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土蕃和各地异族叛乱,也搅得天下不宁。国都六陷,天子九迁,确实屈辱备尝。

然而,清庭在晚清主要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也是受西方及日本列强欺辱,签订了不少丧权辱国的条约,让中国进入了近百年的黑暗时代。不过,这与唐在安史之乱后的遭遇却有不同。因为,清晚期皇权的威仪尚在,朝廷的命令基本可以传达国内各地,各级官员或各地方官对皇室也是效忠的,清庭的乱主要是外乱,不像唐是内乱。两个朝代的屈辱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唐朝享国289年,清朝从皇太极改国号为清算起国祚276年,两个朝代存在都将近三百年。虽然中后期之后两个朝代都开始走下坡路,都遭遇了一些“耻辱”,但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

唐朝“国都六陷,天子九迁”是指唐中后期的一系列动乱。具体为:

-756年,安禄山破潼关,唐玄宗逃离长安,后安禄山攻陷长安;

-763年,吐蕃趁唐内乱无暇西顾率20万大军逼近长安,唐代宗弃长安;

-782年,镇压节度使李希烈叛乱等大军哗变,攻入长安,唐德宗逃出长安;

-881年,黄巢起义军攻陷长安,唐僖宗弃长安而逃成都;

-885年,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与太原李克用进逼长安,唐僖宗出唐安逃至凤翔;

-894年,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出兵攻打长安,唐昭宗出逃长安;

-895年,河中节度使王重盈侄子王珂为多节度使之职发兵攻入长安,唐昭宗仓促离开长安;

-901年,宰相崔胤召朱温率军讨伐宦官,宦官翰全诲等劫持唐昭宗至凤翔投靠李茂贞;

-903年,李茂贞杀宦官翰全诲等人,将唐昭宗交于朱温。904年,朱温密令弑杀唐昭宗。

由此可见,唐朝“国都六陷,天子九迁”这样的的动乱主要是当时社会矛盾的反应。唐中期之后的社会矛盾主要表现为四个方面:中央集权与藩镇割据的矛盾,中央政权与少数民族政权的矛盾,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的矛盾,地方藩镇之间的矛盾。所以,这种动乱和耻辱更多的是一种内乱。

而晚清是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形成时期,清朝统治力量已开始衰落,内部起义不断,两次鸦片战争更使得清朝危机加深,与西方列强签署了一系列不平等的条约。总的来看,晚清时期的社会矛盾主要体现在: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的矛盾,满汉之间的民族矛盾,中华民族与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的矛盾,而中华民族和西方列强间的矛盾贯穿于晚清社会的始终,是当时的主要矛盾之一。所以,晚清时期的种种耻辱更多的是一种外患。

一个星是内部,一个是外部

唐朝是内忧,清朝是外患。

一个国内的一个国外的,其实没有什么不同就看你去怎么看

今日中国人所说之“屈辱”、“丧权辱国”,大抵指的就是对外战争方面。那么情况就一清二楚了:晚唐的对外战绩在中国历朝历代的晚期政权中都属于极高一档,而大清末年的对外战绩在同一时期的整个亚非拉世界抵抗运动中都属于非常糟糕的那种,绝大部分时候只能给世界人民贡献笑料。

先说唐,晚唐当然充满了屈辱与不堪,从疆域的角度来说最明显的就是“平日安西万里疆,今日边防在凤翔”,河湟一十八州(秦渭临武洮岷叠宕河兰鄯廓凉甘肃瓜沙伊)及疏勒、于阗二镇全部沦陷于吐蕃,庭西二州与龟兹、焉耆二镇则沦于回鹘汗国。但是同样不能否认的是,晚唐取得了许多重大的军事胜利,最终建立了对周边国家的主动权,在周边强敌尽数覆灭后才轰然倒塌。

吐蕃-南诏

把这俩放一起说是因为吐蕃常常联合南诏一同入寇西南,且南诏一度成为吐蕃附庸。吐蕃在安史之乱后除了尽取河陇之地,同时不断蚕食唐朝西南边疆,窥伺蜀地,陷松、维、保三州及云山新筑二城,吞并剑南西山诸州,一度把唐朝弄得很难看。然鹅当唐朝调整四川边防,整顿西南防务后就变成了这种画风:

西川节度使崔宁奏破吐蕃四节度及突厥、吐谷浑、氐、羌群蛮众二十余万,斩首万余级
西川节度使崔宁奏破吐蕃数万于西山,斩首万级,捕虏数千人
十一月,壬子,山南西道节度使张献恭奏破吐蕃万余众于岷州
丁亥,崔宁奏破吐蕃十余万众,斩首八千余级

779年10月,吐蕃联合南诏,发兵十万,分三路大举进攻蜀川,并狂妄的宣称“吾欲取蜀以为东府”,结局是:

范阳兵追及于七盘,又破之,遂克维、茂二州。李晟追击于大渡河外,又破之。吐蕃、南诏饥寒陨于崖谷死者八九万人

到唐德宗时代吐蕃一度又与南诏结为同盟入寇,从关陇到蜀川都四面尘警。但是,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的是名将韦皋,他上台后极大的改变了边防的被动局面。通过种种手段分化吐蕃和南诏,使得“吐蕃失云南之助,势始弱矣”,逐步让吐蕃优势尽失,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韦皋于雅州会野路招收得投降蛮首领高万唐等六十九人,户约七千,兼万唐等先受吐蕃金字告身五十片
韦皋累破吐蕃二万余众于黎州、巂州,吐蕃怒,吐蕃遂大搜阅,筑垒造舟,潜谋寇边,皋悉挫之

最终在802年韦皋发动维州之战,重创吐蕃军,活捉论莽热,是为安史以来对蕃空前大捷,使得吐蕃再也无力对西南大规模入侵:

自八月至于十二月,累破十六万众,拔其七城、五军镇,受降三千余户,生擒六千余人,斩首一万余级,遂围维州。救军再至,转战千余里,吐蕃连败,灵、朔之寇引众南下。于是赞普遣莽热以内大 相兼东境五道节度兵马使、都统群牧大使率杂虏十万众,来解维州之围。王师万余众,据险设伏以待之。先以千人挑战,莽热见我师之少也,悉众来追,入于伏中,请将四面疾击,遂擒莽热,虏众大溃。

此后,南诏还曾与唐关系破裂发动入侵,占领了安南地区。864年,高骈出任安南都护,日夜练兵以图收复安南,不久后全线出击。高骈亲自督兵攻城,攻占交趾,杀段酋迁。 唐军斩杀南诏兵3万余,又破归附南诏的两个部落,1.7 万人归附,南诏兵逃去。 唐朝在安南置静海军,以高骈为节度使,平定安南边患。

长年穷兵黩武,“兵出无宁岁,诸国更仇忿,屡覆众,国耗虚。蜀之役,男子十五以下悉发,妇耕以饷”的南诏基本陷入困顿无力进取,两国逐渐走向了和平。 902 年南诏王族被汉人权臣郑买嗣杀害,南诏灭亡。五年后,唐朝灭亡。

西北方面,唐朝遭遇了多次重大失败甚至是吐蕃攻占京城,长安似乎一度成了吐蕃武士的后花园。不过,自从763年以后吐蕃就再未能深入京畿地区劫掠。在肃宗朝至文宗朝,唐朝趋于防御和隐忍。但是842年,吐蕃赞普朗达玛遇刺身亡,吐蕃王国的统治陷入崩溃的边缘。吐蕃河陇守将之间的长期混战,更是直接削弱了吐蕃对河陇的统治。注意到千载难逢良机到来的唐朝开始动用武力解决河湟问题。

848年12月,“凤翔节度使崔珙奏破吐蕃,克清水。清水先隶秦州,诏以本州未复,权隶凤翔”,清水是唐蕃会盟中约定的边界地区,收复清水表示唐朝已不承认原有长庆会盟结果,拉开了武力收复河湟的大幕。次月,吐蕃军阀论恐热“以秦、原、安乐三州及石门等七关之兵民”归附唐朝,唐朝一举收复三州、七关土地。而当时他们还不知道的是,三州七关收复以前的848年三四月,沙州豪杰张议潮已经振臂一呼驱逐吐蕃,收复了瓜沙二州。851年,收复瓜沙的捷报传入长安:

“龙颜叹曰: ‘关西出将,岂虚也哉!’百辟欢呼,抃舞称贺。便降驲骑,使送河西旌节,赏赍功勋,慰谕边庭收复之事,授兵部尚书万户侯”

唐懿宗时代,张议潮的归义军进一步东进,经过三年大战收复凉州,整个河西走廊全部归唐:

“西尽伊吾,东接灵武,得地四千余里,户口百万之家,六郡山河,宛然而旧”

高骈于凤林关大破吐蕃酋长尚延心,收复河、渭二州,不久又收复鄯州

“是时诸将无功,唯骈数用奇,杀获甚多。懿宗嘉之,徙屯秦州,即拜刺史兼防御使。取河、渭二州,略定凤林关,降虏万余人。”

至866年,当时大概被张议潮引为制衡安西回鹘庞特勤可汗的回鹘领袖仆固俊攻克庭州,上表奏捷。至此,原有河西、陇右、安西、北庭四节度所领诸州郡全部克复。同年十月,此前附唐又叛唐的论恐热被拓跋怀光杀死,首级传首长安。

两蕃

指契丹和奚,当时合称两蕃

两蕃在唐朝前期一度威风无比,最有名的大概是则天女皇时期闹出营州之乱一直杀到黄河边横扫四方,让人恍惚间彷佛来到了皇太极破关入塞的崇祯年间。不过吊诡的是,安史后的唐朝东北面对两蕃强而有力,负责边防的是河朔三镇中武德最为充沛,战力极强长年保持十万级野战兵团的幽州镇。保卫乡土的幽州镇军人与中央朝廷有共同的利益关系,所谓“使藩垣巩固,门庭无觊觎之隙也。”幽州军人面对两蕃表现较好:

(契丹)复盗边,卢龙李载义破之,执大将二百余人,缚其帅茹羯来献,文宗赐冠带,授右骁卫将军。后五年,大首领匿舍朗来朝。大中元年,北部诸山奚悉叛,庐龙张仲武禽酋渠,烧帐落二十万,取其刺史以下面耳三百,羊牛七万,辎贮五百乘,献京师

这使得唐朝东北得以长期保持和平的朝贡关系

自至德后,藩镇擅地务自安,鄣戍斥候益谨,不生事于边;奚、契丹亦鲜入寇,岁选酋豪数十入长安朝会,每引见,赐与有秩,其下率数百皆驻馆幽州。至德、宝应时再朝献,大历中十三,贞元间三,元和中七,大和、开成间凡四。

直到唐末五代,刘仁恭仍能大破契丹,迫使其投诚贿赂:

光启时,方天下盗兴,北疆多故,乃钞奚、室韦,小小部种皆役服之,因入寇幽、蓟。刘仁恭穷师逾摘星山讨之,岁燎塞下草,使不得留牧,马多死。契丹乃乞盟,献良马求牧地,仁恭许之。复败约入寇,刘守光成平州,契丹以万骑入,守光伪与和,帐饮具于野,伏发,禽其大将。群胡恸,愿纳马五千以赎,不许。钦德输重赂求之,乃与盟,十年不敢近边。

回鹘-黠戛斯

漠北方向。

唐朝最臭名昭彰的劣迹之一可能就是借回鹘兵马联虏平寇,使得回鹘兵马在中原四处杀掠无法无天:

初,回纥至东京,放兵攘剽,人皆遁保圣善、白马二祠浮屠避之,回纥怒,火浮屠,杀万余人,及是益横,诟折官吏,至以兵夜斫含光门,入鸿胪寺。

不过客观来说,回鹘仍然地位要比唐朝低上一头,而且回鹘与唐朝总体保持着良好关系,鲜少发生冲突。

《北方王统世系报告》中曾记述那时的回鹘可汗家族出自药罗葛氏族,其帐门前树立有凸显可汗权威的九纛大旗,可是依然需要经过唐朝的认可册封,方能由原来的回鹘都督转变为可汗。可见即使在安史之乱之后,尽管唐朝已经趋于承认回鹘的平等地位,因此改以“兄弟之国”互称,但是内亚地区仍然广泛流行回鹘可汗需受唐朝皇帝册封的正统观念。而根据汉文史料的记载,在回鹘汗国最为跋扈的牟羽可汗被顿莫贺达干通过政变推翻后,后者遂自立为新任可汗,重又向唐朝提出请求册封与和亲的要求,最后唐朝与回鹘在贞元四年通过和亲,确立了“父子之国”的关系格局。因此,尽管双方的实际地位趋于对等,但在政治名分上唐朝依旧要高出一头。这种唐朝天子册封回鹘可汗的“父子之国”的关系主轴一直贯穿了顿莫贺达干祖孙三代以及之后的怀信可汗统治时期 。

公元840年,驻扎漠南的唐朝天德军使温德彝目睹了令人震惊的一幕:无边无际的回鹘兵马正在像潮水一般向唐朝边境涌来。

丙辰,天德军使温德彝奏:“回鹘溃兵侵逼西城,亘六十里,不见其后。边人以回鹘猥至,恐惧不安。”诏振武节度使刘沔屯云迦关以备之。

温德彝目睹的回鹘溃兵只是四散迁徙的回鹘部众的冰山一角。就在不久以前,黠戛斯人在回鹘将领句录莫贺的引导下率领铁骑十万攻破回鹘牙帐,杀可汗,诛宰相,称霸漠北近百年的回鹘汗国灭亡,引起了回鹘大迁徙。败亡的回鹘人主要往两个方向逃散,靠近牙帐的13部拥立乌介特勤为可汗,南逃至漠南地区,逗留在唐朝边境。唐朝起初倾向于忍让、招抚南迁回鹘部众,但在四处劫掠、并试图割据漠南的回鹘部众压力下也加紧战争准备,并逐渐与攻灭回鹘汗国的黠戛斯人结为同盟,最终战争爆发。唐军节节胜利,于杀胡山大破回鹘,迎回回鹘军中的唐太和公主,乌介可汗仅带数百人而逃,

与天德行营副使石雄料劲骑及沙陀、契苾等杂虏,夜出云州,走马邑,抵安众塞,逢虏,与战破之。乌介方薄振武,雄驰入,夜穴垒出鏖兵,乌介惊,引去,雄追北至杀胡山,乌介被创走。雄遇公主,奉主还,降特勒以下众数万,尽收辎帑及所赐诏书。

846年被其宰相逸隐啜所杀。遏特勒为新可汗,部众或死或降,余者投靠奚王石含郎为生。847五月,张仲武大破奚众,回鹘余部流落室韦,被分为七部,由室韦七姓分领。不久,黠戛斯相阿播率“诸胡”军队号七万人攻室.韦,“悉收回鹘余众归碛北” 。南迁的回鹘部众至此完全覆灭。

攻灭回鹘的黠戛斯人终唐一世都对唐甚为恭顺,又其久居与中原极远的南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上游一带,未与唐发生过军事冲突,而是与唐互为盟友抵御回鹘。唐册封黠戛斯领袖为英武诚明可汗,而黠戛斯人尽管长相“身悉长大,赤色,朱发,绿睛”,但自称是汉将军李陵之后,自认为是李唐皇室宗亲,最终被唐朝方面接受。

有必要指出的是对于黠戛斯常有一个误解,就是认为回鹘破灭后出现了新的草原霸主“黠戛斯汗国”,这是错误的观点,黠戛斯人并没能继承漠北回鹘人故地,而是很快退回了叶尼塞河老家种地打猎放羊。自840回鹘灭亡至924年契丹西进,中间84年并没有出现统一的草原强权。

蒙古高原从840至924年的历史断层给人们造成困扰,但至少有一些证据指出了一些事是没有发生过的。除了其毁灭性的力量,黠戛斯在蒙古高原的存在既不长久也不重要。可以确定的是在鄂尔浑河流域或附近地区从来没有建立过黠戛斯帝国。自9世纪40年代初与唐朝的短暂联系后,除了少量外交朝贡和其他一些孤立的记载,我们便对黠戛斯一无所知了。在鄂尔浑河流域从未发生过黠戛斯和契丹的大战。

840年,回鹘汗国灭亡,至848年南迁唐朝漠南部众基本破灭;

842年吐蕃陷入大乱,至877年完全崩溃。

902年南诏亡国。

907年唐亡。


至于我们的大清如何呢?

举例来说,百年来被吹捧上天,尤其是被各路乳法小将津津乐道的“镇南关大捷”,据说又是让法国内阁垮台又是让法军乞和,按照清人说法“洋人自谓入中国以来,未有如此次之大败者”的“晚清第一神捷”对法棍杀伤如何呢?

两天下来打死了74个法国大兵。

而法军在越南有1.5万人。

对比一下,同一时代的美洲原住民苏族人,就能在酋长“疯牛”(笔误,经评论区纠正应为“疯马”)的指挥下于小巨角河战役击杀包括指挥官卡斯特中校在内的268名美军。

什么意思呢?很多人其实对近代中国的战争形态是缺乏直观、准确的认识的,也不能意识到晚清的军事实力之孱弱到了何等骇人听闻的程度,以至于即使跟同一时期一起受奴役压迫的亚非拉兄弟比也极为难看。同时期西方著作还冥思苦想为何这种人口四五亿人,面积过千万的大帝国面对外敌可以如此颓废无能。

两者主要是性质不同:

唐朝在安史之乱后发生的一系列屈辱事件,其本质仍是封建王朝更迭,新生的封建政权取缔旧的封建政权的过程,在社会生产力及生产关系方面,仍是以小农经济为主,这一点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晚晴时期的屈辱,当时以西方列强为代表的是西方自由市场经济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为了寻求更广泛的市场和原料产地,重新划分世界格局,用坚船利炮打开了晚清的国门,西方工厂生产的大量工业化产品涌入晚清时期的中国,而中国当时仍是小农经济为主的经济体系,在这样的冲击下,晚清时期的中国小农经济彻底被冲垮,而当时的清政府虽然进行了洋务运动等一系列的挽救措施,但是其政权主体仍是封建皇权制度,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可以说当时的中国从政治、军事、国计民生各方面都落后于西方国家,落后就要挨打,进而造就了一批不平等条约也就不足为奇。